联系大家| 邮箱登陆

东方巨响 震惊世界

来源: 编辑: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27日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向世界庄严宣告:中国人民靠自己的力量,打破了超级大国的核垄断。

  历史像一个长焦距的镜头,把那一段遥远的往事渐渐地拉近了。让大家把镜头切换到20世纪50年代。1955年1月15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召开扩大会议,提出中国建立和发展原子能事业的战略决策。

  1958年5月31日,中央批准二机部上报的“三矿五厂”选址方案。在湖南郴县、衡阳大浦、江西上饶,在红色丘陵、茫茫戈壁和绿色植被的掩映下,开启了秘密的历程。

  中国核工业第一功勋铀矿

  1959年9月,二机部调李太英去湖南郴县七一一矿任矿长。李太英接到调令后,他风尘仆仆地从乌鲁木齐坐六天六夜的火车赶到了郴州许家洞车站。

  李太英矿长到任后,机关大楼里3个多月,没有人见到他的人影。他去了哪里呢?矿工们都在猜想……原来李太英带着行李,住进了山上6号坑口值班室,每天和矿工一起倒班。与矿工一道爬天井、打钻、推车、放炮,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干。

  1959年10月,铀矿开采任务急增加,而生产急需的电雷管供应出现困难,眼看就要停产。李矿长亲自带领几个青年技术人员组成实验小组,在6号坑口奋战一个星期,把1000多个火雷管改成电雷管,满足了生产急需。后来,李太英矿长做雷管成了矿上的头号资讯,七一一人把他称作“雷矿长。”就是这位“雷矿长”带领矿工们,在地层深处战高温、斗顽岩、制恶水、抢速度、创高产,为我国原子能事业默默奉献青春,高品位的铀矿源源不断地从金银寨装上列车沿铁路运往衡阳铀厂。

  刘杰部长去七一一矿视察时,挥笔题词“中国核工业第一功勋铀矿”。

  穿着草鞋起步的衡阳铀水冶厂

  在湖南衡阳,湘江在这儿转了一个弯,成U字型向东流去,形成了一个湘水环抱的绿色半岛,一座大型核工业企业在这里修建,她就是“龙头”——衡阳铀水冶厂。

  1958年夏天,衡阳骄阳似火。土方会战伴随着工厂的奠基锣鼓拉开了帷幕。酷热的天气,炽热的劳动情绪,交汇成一幅你追我赶、热气腾腾的创业图景。

  土方会战中,有一支特别能战斗的队伍——全是由20岁左右的小伙子和姑娘们组成的徒工连,两面绣着“穆桂英排”和“青年突击排”的红旗,在奋战的工地上迎风招展。

  为了加快挖运速度,来自湘南山区的小伙子,与姑娘们展开挑土方的对手赛。小伙子们个个赤裸上身,光着脚丫,踏着滚烫的地面,三担土箕叠成一撂挑着飞跑。可惜,他们这样卖力,还常常败在姑娘们手下。厂里领导见状饶有兴致地探问小伙子败北的原因,没料到他们竟然是异口同声地回答:“脚板烫得受不了,请发一双草鞋吧!”

  不久,一双双笋壳编成的草鞋发到工人手中。从此,大家热情更高,原本是两个月完成的8万方任务,一个月就完成了6万方。后来很多人称衡阳铀水冶厂是“穿着草鞋起步”。1959年,从祖国四面八方汇集衡阳铀水冶厂的人员猛增到6000人,一部分人搬进了简易平房,其他的人员只能暂时住在劳改队留下的松树皮盖的房子里,工人的家就安置在靠近水塘的茅草棚中。

  那年冬天,天气特别冰冷。大年初一,小伙子和姑娘们照样来到工地,挽起袖子卷起裤脚,一担又一担地挑走稀泥。就是这样的精神,“龙头”工厂度过了中国经济困难时期。

  1962年春天,主体厂房已经建成。按照二机部要求,马上排出了抢先建成“纯化生产线”的计划。厂党委及时发动组织科技人员围绕设备安装和生产准备开展“摸关、排关、攻关”活动,先后处理了大小400多个质量、技术问题,攻克了260多个难关。

  此时,矿山的铀原料源源不断地送到了衡阳铀水冶厂。经过8个月的苦战, 9月,开始了第一次试生产。经过三天三夜的奋战,终于生产出了合格的二氧化铀产品,为后续工厂生产赢得了时间。

  宝中宝——高浓铀诞生

  衡阳铀水冶厂送来了合格的二氧化铀产品,根据原子弹研制的总体要求,兰州铀浓缩厂必须在1964年1月份生产出高浓铀产品。按照原方案,从第1批启动到第9批启动,需要337天,显然不能满足在1964年进行首次核试验的要求,苏联专家留下的“9批启动7批取产品的方案”必须改动。

  1963年12月,在王承书的引导下,兰州铀浓缩厂全部机组9批启动5批机组初期的实测数据与曲线吻合得很好。

  二机部派出主管局领导和专家吴征铠、王承书、钱皋韵等人组成的技术论证小组,经过计算、复核、论证,认为该方案基本合理,并很快得到二机部的批准。新方案实行后,出产品的时间比原计划方案提前了113天,为首次核试验提供了装料和时间保障。

  按照计算方案,1964年1月14日,产品丰度达到90%以上。这一天正好是刘晓波的白班,刘晓波成了兰州铀浓缩厂的幸运儿。他提前一个多月将工艺操作规程背得滚瓜烂熟,一遍又一遍地对照现场模拟演练。

  本来刘晓波火车票都买好了,准备回山西老家过春节,有了这样的千载难逢的历史任务,他二话不说就留在岗位上了。

  刘晓波既兴奋,又紧张。既慎重,又期待。

  这一天,班前会开得很特别,负责投产取料的工艺师来了好几个,给大家井井有条地布置了每一个环节的每一步操作要领。现场工艺师将“操作许可证”慎重地递交到刘晓波等人手上,上面写着:命令刘晓波为操作员、黄性章为监督员……随着现场指挥员的一声令下,沉着沉着的刘晓波就像一个久经沙场的战士,不动声色地完成着一项项操作,这一时刻,他的心里只有眼前的机器、设备、阀门、线路、容器,心无旁骛,聚精会神,专注到底。

  中午11时5分,产品容器的阀门被缓慢地打开了,蕴藏着巨大能量的高浓铀-235自动流入容器。11时15分,1立升产品容器顺利接纳高浓铀气体缓缓流入并渐渐冷凝。经过分析:我国第一瓶浓缩铀-235产品完全合格。高浓铀产品出炉,为加快原子弹研制奠定了坚实基础。

  车出原子弹心脏——“原三刀”

  1964年4月10日,原子弹核部件的加工到了最后一道工序——精加工。

  1964年4月30日晚上,酒泉原子能联合企业厂区一片寂静,部局领导、专家、总厂和分厂领导目送原公浦、匡炳兴和张淑芝等人进入现场,公安部派出了一位专职处长在一线值班,负责产品保卫,整个厂房沉浸在严肃而紧张的气氛之中。

  原公浦充满自信地说:“请大家放心,我能完成任务。”

  特种车床启动后,操作手柄转动起来……原公浦正式开刀了。

  他神情专注,心态平静,小心翼翼,一刀一丝,一丝一刀,每车一刀,复核一次,每次都用心把尺寸核对准确后,再车下一刀。

  他屏住呼吸,全神贯注,每一刀都要有100%的把握,就像给某位总统做心脏搭桥手术似的。

  5月1日凌晨1点,只剩下最后三刀,这是关键的三刀,每刀都要经过领导批准。车一刀,量一次尺寸,当场报告;下一刀如何进,如何退,原公浦已胸有成竹。

  凌晨3点,当车完了最后一刀,检验员报告,原子弹核心部件各项精确指标、技术指标均达到了部颁标准。原公浦一下子松了口气瘫软在车床旁,禁不住热泪盈眶……从此,原公浦就有了“原三刀”的美称。

  核学问蕴育的家国情怀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

  东方巨响,震惊了世界,这一成就其中代表我国科学技术,当时所能达到的新水平,有力地打破了超级大国的核垄断和核讹诈,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地位。

  1985年2月,中国新一代核武器研制成功后,邓稼先病得更利害了,从大漠回到北京治疗。此时的他,已经是61岁的白发老人,一位癌症晚期的病人,他多想能多陪陪自己的妻子,弥补这些年对她的亏欠。可是,属于他们的时间真的不太多了,只剩下了最后的363天。

  1986年3月,邓稼先手术后,癌细胞转移明显加快,疼痛剧烈。邓稼先预感到时日无多,他不止一次地对妻子说:“希希,我有两件事必须做完,一份建议书和一本书。”

  当时,国际社会在核武器研究方面的竞争愈演愈烈,为了保持核威慑的优势,西方核大国主张全面禁止核试验。中国这个刚刚起步的核大国,再次成为西方国家遏制的对象。

  1986年4月,邓稼先邀请天才物理学家于敏来到了他的病房,将自己的想法和建议跟于敏谈了,没想到两位物理学家不谋而合。

  邓稼先这份建议书写得非常艰难,他只能躺着或坐在橡皮圈上,流着虚汗咬牙坚持。在他跟于敏商讨工作的一张信笺的末端,他添了一行小字,提及自己的病痛:“我今天第一次打化疗,打完后人挺不舒服的。”他是在和生命赛跑,以超人的顽强意志完成人生的最后一次拼搏。

  1986年5月,邓稼先的病情进一步恶化,癌细胞开始转移。就是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他完成了给党中央的那份建议书,这是一个临近人生终点的科学家对祖国的最后牵念。

  在这份建议书中,邓稼先详细地分析了世界核大国发展尖端武器的威慑作用,指出了中国在这方面还存在差距,但不管有多困难,大家都应该发展尖端武器。这份如皇皇巨著般的建议书在不久后被核工业部送到了国防部门,中央很快批复。

  此后十年,中国的核武器研究就是按照邓稼先等科学家提出的这份建议书进行的。并在后来的研究中,中国也达到了可以用计算机模拟核爆炸的世界水平。

  1986年7月29日下午1时50分,一代英豪就这样走到了生命的终点,他只活了62岁,正值一个科学家的黄金期。

  1996年7月29日 ,中央决定进行中国的最后一次核爆炸试验,之所以选在这一天,是为了纪念邓稼先逝世10周年。就在核试验成功的当天,中华人民共和国慎重宣布:“1996年7月30日起,中国开始暂停核试验。”

  1999年9月,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在北京召开大会,23位科学家获得“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这枚奖章重达515克,由纯黄金铸成,这是党和国家对邓稼先等伟大的科学家一生殚精竭虑、无私奉献行为的最高奖赏。

  一代代核工业人,筚路蓝缕、栉风沐雨、薪火相传,凭着吃苦耐劳、勤奋拼搏的“四个一切”核工业精神,自强不息,开拓进取。一代代核工业人,为了国家的强盛,他们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 何中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